Victoriayaoo

没粮号:

  


  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  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  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难啊,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,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,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,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,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。会熬夜,会忘记吃饭,会脱发,会伤身体。


  


 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。


  


 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,熬夜对皮肤不好,久坐对身体不好,从身体方面来说,弊大于利。


  


  而这些,小太太们都知道。


  


 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,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。


  


  


 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?


 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?脑洞怎么这么妙?图画怎么能这么美?镜头感怎么这么棒?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?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?排版怎么这么厉害?还能这么操作?


  于是高声大呼:“神仙太太啊!”


  


  最初的最初,我以为“神仙太太”这个词是过度赞誉,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,然后又递上了右脸。


  


 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。


  


  我很清楚,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,但是,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。


  你用文字,用图画,用视频……


 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,而被你影响的我,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,看着你排山倒海,腾云驾雾,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,楼台高起,星罗密布,万物复苏……(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,但这是实话)


  


 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,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,于是我欢呼雀跃,手舞足蹈。


  满心崇拜,满是喜爱和感谢。


  


  其实,每一句“神仙太太”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“我爱你。”


  真的,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这个。


  


  喊完之后呢?


  不同领域还好些,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,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:我是垃圾吧?我怎么这么差?没人喜欢我吧?我果然是垃圾吧?还要不要撑下去?


  


  撑啊!为什么不撑?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,为什么不撑?


  


  不撑了吧,都没人看,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,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,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。


  


  可还是会不甘心,想一起玩儿啊。


  


 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,你就会发现:咦,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,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~


 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,她现在还有哦,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,她也会很羡慕。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,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。


  


  


  


  和朋友聊起来,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?什么才是动力呢?


  


  评论,点赞,推荐,就算是一大堆: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也能看好几次。


  


 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,每次产粮,不论有没有求评论,其实都有句潜台词: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。


 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:和我说话吧,和我一起玩儿吧,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~


  


 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,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,哪怕只是个表情。


 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,温暖的,柔和的。


 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,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,评论里面。


  


  


  


  但有些时候,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,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  你会想:会不会觉得我烦?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?很尬?T_T


  她也会想: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?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?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?〒_〒


 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,小心翼翼对待对方:可能你不知道,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~你好棒的~
        这样患得患失,被对方轻易影响,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?


  其实说一大堆,就一个请求:小天使们,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,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,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。在她们自我怀疑,妄自菲薄的时候,你的一个小红心,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能点亮她一个世界,你也是她的神仙啊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:我给你支持,你给我庇护。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,寻求片刻安宁。小憩之后,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。


  你可能喜欢窥屏,习惯无声支持,不过点个小红心,留个小脚印并不难,试试?


  


  


  最后,我知道你在看,你真的很棒!会羡慕会自卑,只有一个原因: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,这是好事儿哦~


  


  
***  加一句,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,别怀疑,她是在跟你表白!😘
  
*** 不用特意问,可以转载的,我的荣幸😊
  

不负如来不负卿【系列*4】

芥末面包12138:

*中秋快乐



    郭德纲进家门的时候没瞧见张云雷。
    行李扔门口往客厅和卧室找了一圈没看见人,小孩儿知道自己今天回来,肯定不能是跑出去玩了。郭德纲也没站走廊喊人,拎起行李箱轻手轻脚的上二楼回房搁好,出来径直往书房去了。
    回京前那晚说好的在书房等,张云雷果然就在里面呆了一天,无所事事地坐在红木桌前埋头不知道写些什么。这会儿木门开合的声音吵着了他,抬头看时师父已经信步走进来。
    “您回来了。”他雀跃起来,脸上挂了笑,从书桌后头一下子站起来,看得郭德纲暗自心惊,他自己倒没什么感觉,摇摇摆摆企鹅似的晃过来埋怨,“到了也不说一声,白让儿子等着。”
    “这不回来了吗,早跟你说了你就等不踏实。”
    郭德纲两步上前扶了他胳膊,往书桌前走,颇感好奇地探头去看他在自己来前写的东西。
    “忙什么呢跟这儿?”
    “没,随便瞎写……”


[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。
锦幄初温,兽烟不断,相对坐调笙。
低声问向谁行宿?城上已三更。
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。]


    层叠杂乱的纸上来去就是这一首词,小学生字体张牙舞爪爬得满上面儿都是,右下角还画了颗桃儿。
    真是个小孩儿。
    郭德纲眼纹里都匿着笑,为着这小祖宗也全然忘了旅途劳顿,伸手扶着张云雷的肩膀把他摁回座椅里,摩挲着后颈捏了捏。
    “弄明白了?”
    “那肯定明白了啊。”他一副‘我多聪明’的样子,梗着脖子逞强,却不知早连耳根儿都红透了,朝他伸手,“说好的橙子呢?”
    “在兜儿里搁着,不急。”
    郭德纲好兴致的拿过适才张云雷用的钢笔塞到他手中,不由分说绕到人右侧去握他的手。
    “书法差点儿,丹青尚可。你这字儿打四年级还没长进呐?”


    师父从身后挨过来,厚实的胸膛几乎贴着张云雷的背,胳膊环绕着他撑在桌沿,弯下腰呼气时的温热悉游走在脸侧。


    张云雷撇嘴哼哼了两声表示反对,然后眼睛盯着笔尖一笔一划落在纸上,墨色洇入干净的原白,缓慢而严肃。然而此刻他被他圈在怀里,只觉得异样的色情。
    郭德纲写字是真写字,教幼儿练笔也不过如此。但是没五分钟张云雷就熬不下去了,在这种事上他向来没有什么耐心,加之熟稔的气息时刻燎的耳朵尖儿滚烫,能写的下去才是见鬼。他偏头躲了躲,手上的笔已经全由着师父用力。
    郭德纲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,笔就渐渐停了,尖端凝出墨来洇在纸上晕了一团。
    低头一看这神思不定的小孩儿,左手正抓着领口处的金属扣子摆弄。郭德纲失笑,也是自己一时兴起,他要是对这个感兴趣,现在指不定连书法家一级证书都有了。


    “不写了。”郭德纲松手,钢笔就一点儿没迟疑的应声歪倒,他拍拍张云雷的背,示意他站起来,“橙子在行李箱旁边儿侧兜里搁着,你自个儿上我房里拿切。”
    “哎。”
    他得了解放,立马换上副笑脸颠颠儿出去了。
    真皮座椅被他偎得温乎,郭德纲在他出门后自己坐进去,捏了捏眉头,把桌面上一堆乱七八糟的纸张仔细顺好了,悉数收进最底层的匣子。




    张云雷磨蹭了小十分钟才回来。
    郭德纲正读一本历史册子,翻页间抬头看了他一眼,不很明白怎么就拿个东西的功夫还换了件儿衣裳。刚才那件套头T恤脱了,这会儿是个宽松的纯白睡衣,下摆刚巧打到大腿根儿,开衫款的家居服薄而轻便,头两颗扣子没系,领口就大方的把颈下的锁骨露得一览无余。
    他指尖拈着只小巧的橙子,低低的抛起来又接住,行动间像只灵巧的白猫。


    “这什么品种啊,个头儿这么小。”
    “夏橙。”郭德纲翻白眼回了一句,扶了扶眼镜重新低头看书,“你挑这时候儿还真不好找新下的。人说秭归脐橙甜,谁知道嘁我又不爱吃。你尝吧,等过俩月就有九月红了,大个儿的赶下年春儿里给你买新下的伦晚。”
    “哦。”


    其实郭德纲说的种类他都不知道,平常就只管吃了,压根儿也没想过他桃儿能费心给记下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小事儿。张云雷心里漾起一股甜兮兮的暖意,低了头咬咬嘴唇,用指尖刺破了橙子柔韧的表皮,扣个小洞,露出里面白色的橘络。
    这只橙子果皮菲薄,嫩白以下衬着鸭蛋黄儿似的晶莹。剥皮时不小心就戳破一块儿,香气一瞬间爆破般弥漫,丰富的汁水沾在指尖,沿着指骨流下来。
    张云雷怕染了白睡衣,赶忙含了食指吮,“唔,甜。”
    郭德纲打眼镜框上边儿瞅他,垂下眼皮风轻云淡捏着书角翻一页。
    “安迪可都不舔手指头了。”


    “哎,不带您这么说话的。”
    张云雷捏着不丁点儿的橙子整个啃,一口咬掉两瓣,踱到郭德纲旁边低头看他,蠢蠢欲动。
    “刚回来不歇着,这玩意儿好看吗?”


    郭德纲摸过桌角的折扇,打开了遮在脸侧懒得理他。
    “别看了…”张云雷两口把剩的几瓣橙子塞嘴里,空出手来去夺他的扇子,“历史有唔好看麽?”
    “诶你,把东西咽下去着。”郭德纲赶紧合上书,扇子也从他手里救出来搁一边儿,“别跟这儿喷我一身。”


    张云雷就闭了嘴,手脚并用地扒拉着他桃儿的转椅背儿把人转离了桌子,两条长腿一跨正面儿坐到郭德纲腿上。


    “啧,没规矩了又。”
    他挑眉教训小孩儿,面色沉稳笑意全无。
    张云雷试图跟他对视,然而几秒钟的功夫只觉后脊梁都发毛,扛不住那泰山压顶的气势,不由自主就泄了气,抻着脖子好不容易把口里的嚼烂的果肉吞下去。
    “我错了,这就走。”
    他臊眉耷眼地刚要起身,却被郭德纲一手掐在腰间一下子摁坐回去,惊呼出声。


    “错了就得受罚,走了算怎么回事儿。”
    逗张云雷向来是一唬一个准儿,郭德纲缓和了神色,抖腿颠了颠他,盘惯扇骨的手探进张云雷衣襟下摆摸上去,勾着腰际光滑的皮肉捏了两把。
    “你说呢。”
    “唔、您什么脾气——”
    他腰上敏感,有力的手掌磨搓几下便遍体酥麻,眼见这副身子就软了,无骨的小蛇一样伏着,玉竹节般的手指就颤颤巍巍摸到郭德纲褂子上的系扣。


    “那,徒弟不规矩,还请师父责罚……”

德云社大事编年纪(完整自用版)

清峰予李:

我青春路上的羁绊——德云社❤


KAILI旋要举个栗子_:



学习学习




明芷若:







🐴








小鬼-啊飘:















整理了一份德云社的大事记录以备自用,大概是全网最全了。
















有增加一些个人喜欢的角儿的信息,编年纪里的东西都尽量客观了,如果有什么大家想知道的或者遗漏错误的请评论告诉我呀~
















转载请注明来源信息。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



1994年,闫云达拜师。
















1995年,郭德纲来到北京,同张文顺、李菁合作,逐步创办北京相声大会。
















1996年2月8日,郭麒麟出生。随后郭德纲与胡中惠婚姻破裂。
















1999年,17岁的何云伟开始在郭处学习相声表演。
















2000年,郭德纲开始与于谦合作。同年,9岁的张云雷到北京学习曲艺。
















2002年,16岁的曹云金在郭处学习相声艺术。
















2003年,郭德纲与王惠结婚。同年,潘云侠开蒙,随郭德纲学习相声表演。北京相声大会更名为德云社,开始在天桥乐茶园固定演出。
















2004年,13岁的烧饼朱云峰进德云社学艺。同年,在海碗居炸酱面馆做服务员的孔云龙和岳云鹏入德云社学艺,随后李云杰加入学艺。
















2004年10月,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。
















2005年6月,高峰加入。同年,潘云侠、张云雷暂离,栾云平入德云社学艺。
















2005年,何云伟李菁参加“北京相声小品大赛”,凭借《我要幸福》获得相声专业组一等奖。
















2005年底,赵云侠入德云社学艺。
















2006年,郭德纲勒令入围第三届CCTV相声大赛决赛的曹云金刘云天退赛,曹失去夺冠后上春晚的机会。
















2006年10月29日开始,德云社成立十周年,何云伟、曹云金、栾云平、孔云龙和于云霆五人一起举行拜师仪式。
















2006年11月,李菁拜师师胜杰,和郭同辈。
















2006年12月6日,曹云金首次开个人专场。
















2006年,阎鹤祥、曹鹤阳入德云社。
















2007年3月15日,央视曝光郭代言减肥药藏秘排油。
















2007年6月23日,侯耀文先生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病逝,享年59岁。
















2007年夏天,闫云达回归。
















2007年10月,郭德纲在天津排戏时认识10岁的陶阳,两人成了忘年交。
















2007年,张九龄入德云社。
















2008年夏天,孟鹤堂正式入德云社。
















2008年9月,徐德亮通过自己的blog发布声明,与王文林一起退出北京德云社。张文顺老先生宣布与其断绝师徒关系,收回其名字中“德”字使用权。
















2009年2月16日,农历己丑年正月廿二日,凌晨5时25分,张文顺先生与世长辞,享年71岁。
















2009年,郭德纲从艺二十周年系列演出,6月12日,收第二批云字科徒弟,朱云峰、岳云鹏、宁云祥、赵云侠、陶云圣,13日收首批鹤字科徒弟,曹鹤阳、刘鹤春、闫鹤祥、李鹤彪、张鹤伦、孟鹤堂等人。
















2009年,杨九郎入德云社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1月18日,郭德纲生日,未央宫事件,也就是后来郭在采访中提到的,有的事其实一两年前就有预感了的事件爆发开端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1日,郭德纲弟子李鹤彪怒打假记者周广甫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1日当晚,郭德纲在小剧场说单口《张双喜捉妖》的时候骂记者,原话是“有时候,这记者啊,还不如***。”后来某些媒体在引用的时候,把“有时候”这三个字抹去了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3日,郭德纲发布博客《有药也不给你吃》,继续保持强硬态度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4日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直播间》不点名批评郭德纲“低俗庸俗媚俗”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5日,新华社不点名批郭德纲“个别公众人物纵容他人殴打记者”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5日,德云社曹云金回馈观众个人专场。
















同日,何云伟、李菁分别在各自博客发表声明,宣布退出德云社。李菁的三个弟子张天羽、崇天明、郭天翼随师退出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9日,德云社小剧场全部停业自行整顿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8月10日,人民日报批郭德纲“把自己骂下了舞台”
















2010年9月12日,经历停演自查的德云社重新开门。在停业期间,德云社进行改制,郭德纲表示德云社将转为企业化管理,并与全部演员重新签订周期10年的劳动合同。
















曹云金拒签合同,由此之后逐渐淡出德云社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10月,李菁何云伟成立星夜相声会馆。同年,张鹤文退出德云社,加入星夜相声会馆。
















2010年,王九龙入德云社。
















2011年1月2日,老郭对未能摆枝的两位“云”字科弟子进行补摆枝,闫云达、李云杰正式拜师。
















2011年,何云伟李菁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独家录制》。
















2011年,张云雷回归,4月8日正式登台复出。
















2011年4月19日,岳云鹏首次开专场。
















2011年6月,郭麒麟从学校退学,在德云四队担任相声演员。
















2012年,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奋斗》。
















2012年2月23日,曹云金创立北京听云轩。
















2012年7月7日,收鹤字科第二批弟子,张鹤帆、李鹤东等人。
















2013年,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这事儿不赖我》。同时,郭德纲于谦首登春晚,表演相声《败家子》。
















2013年9月4日,张九龄、李九春、周九良、杨九郎、张九驰、高九成、王九龙、张九南拜师,成为九字科第一批弟子。
















2014年,岳云鹏参演春晚蔡明小品《扰民了你》。同时,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说你什么好》。
















2014年2月,赵云侠与搭档戴九安退出德云社,加盟听云轩相声大会。
















2014年,郭鹤鸣未经郭允许,拜比自己年长近五十岁的“西河弦王”贾庆华先生为师,凭空增长两轮辈分。
















2014年,王鹤冠韩鹤晓离开德云社前往四川发展,并自称天蜀乐相声大会是德云社分社。
















2015年,岳云鹏孙越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我忍不了》。
















2015年1月5日下午3时5分,郭汾阳出生。
















2015年9月13日,因故未举行摆知仪式的张云雷、李云天、张云藩、靳鹤岚、朱鹤松、刘鹤龙,以谢师仪式的形式,正式成为郭弟子。同日收九字科第二批弟子,董九涵、董九力等人。
















2016年6月,啜鹤雄私自创业开公司,离开相声行业。
















2016年7月17日,赵云侠在微博发长文求师傅原谅,重回师门。
















2016年8月30日,在第七届“纲丝节”上,郭德纲公布了《德云社家谱》,宣布清理门户,将何云伟、曹云金、郭鹤鸣、啜鹤雄、王鹤冠清门除名,另将赵云侠、韩鹤晓、孙九芳摘字查看。而于云田、李鹤浦、栾鹤华、张鹤栾等四人虽未摆知,但也被写入家谱。
















2016年9月4日,曹云金发博回应,9月5日发布六千字长微博,正面细述自己和郭德纲的种种过往,《是时候了,也该做个了结了》。
















2016年9月7日,韩鹤晓发微博长文认错。
















2016年9月25日凌晨,郭德纲同样发布六千字长微博《天涯犹在,不诉薄凉。》回应曹云金。
















当日下午15点,曹云金再次在微博上发布文章《我的涵养已在愤怒之前用完了》回应。
















2018年4月23日,郭德纲大弟子闫云达宣布退出德云社。




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








从整理的这些信息中来看,德云社这些年表面上离开的人,除开有回来暂留查看的,一共应该是14个。
















这么大的一个单位,如此小的人员流动,的确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。
















有的如果不这么撕破脸,和和气气的分手,诸位看官可能还少了几分乐趣。自从入了德云社的坑,任何女团的低级撕哔都无法引起德云社女孩的兴趣了。
















另外11年小辫儿的回归,之前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少爷退学,模糊中也都有了解释。
















小辫儿走应该是比较和平的,潘云侠可能生了些波折,老郭心里不开心了,年底赵彦飞一来就直接给了云侠两个字。
















其实真要算德云社应该是04年起才开始走上的正轨,到05年如日中天,也就是桃儿说的北京其他说相声的开会研究怎么取缔郭德纲的时候。
















07年第一个波折是藏秘排油事件,08年让张文顺老先生怒而收回德字的事儿算是第二个较大的波折,建议大家去看看这之后的特别节目《非常6+2》,个人认为那是德云社在相声艺术上最璀璨的阶段。
















10年黑8月第三个波折,连小伟都退出的时候,谁能想到德云社还能挺过来呢?
















至于金子,因为个人原因,对他的事情做不到不带个人色彩的描述,但又想聊聊。
















提一下记者采访小岳岳14年在春晚和金子碰面的问题,这时候小岳还是叫的师兄;问金子对小岳红了的看法时,金子的回答也是两人表演风格不同;赵云侠离开又回来,理由里也写了当时觉得听云轩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,到底是自己的买卖,哪边都一样;小伟离开德云社的时候是曾经说了很多重话,但金子在16年以前的采访里可一直都是说的只是对管理层给的新合约不满意,德云社需要我我就能回去(如果是我孤陋寡闻看的采访少了,欢迎大家告知,但注意是16年家谱事件之前)。
















09年,桃儿谈郭小宝时说在他之前只有四个人,以后哪怕再来一万人也得叫他师哥。
















这时候小伟已经离开,辫儿倒仓还没回来,指的应该是闫云达、曹云金、栾云平、孔云龙。而堂主在11年和15年的微博里曾都叫于云霆五哥,这时候排在他前面的人已经变成了闫云达、张云雷、栾云平、孔云龙。
















流水的郭门,铁打的五哥。
















B站有的于思洋站桌子上唱我是一个兵、太平歌词的视频,萌得人心肝颤,谁能想到是在德云社最停过大危机,停业复起之后的首秀呢。
















还有一个细节是孔云龙和岳云鹏都是老郭04年在海碗居炸酱面馆淘换回德云社的,但孔队在06年就正式拜师,有了云字。而岳云鹏自2005年第一次登台效果欠佳后,师傅就勒令他暂不登台。
















小岳岳曾在节目里说过,那时候自己是真的没天分,觉得说不了相声有了回老家的念头,是老郭又慢慢劝回来的。直到09年桃儿收第二批云字科,小岳岳才正式有了云字。
















后来孔队接连车祸、烟花、摔楼梯、撞公交车等等事故,口齿身体都受了影响。世事无常,能把说相声这个全世界最安全的职业干成这样也是三哥的本事(自动狗头)。
















还有宁云祥宁少爷,微博改名后的少爷已经离开这片江湖了,我没有去深追,只记得最后一次看见他时微博签名是“那些曾经都在心里”。
















像他自己说的,其实从来就没想过会干这行,为了姥爷和母亲说相声的腼腆少年离开了舞台,德云四公子缺了一角,新的时代却又已经开启……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又发现了些有意思的,补在这后面。
2010年2月2日,德云社己丑年封箱,金子没出现,小伟李菁出现了。这大概就是他俩没跟着在1月18日闹未央宫的原因了。不过庚寅年元宵节2月28日办的开箱,金子又回来了,说了两段,小伟李菁又没出现了。
还有他们退出的日子,刚好在金子开德云社个人专场的时候。李菁和小伟裂穴后,和金子还能一起上节目,拍电影。了解的越多,对小伟的好感越少,真是自我折磨。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



再补一个,鹤字科首徒,之前我一直以为是曹鹤阳或者阎鹤祥,今天突然发现不是,是杜鹤来。
















要说此人也是一个奇人,之前在饭馆配菜,后来由师娘引荐入的门,据老郭讲是一个朴实能干,一天到晚自己找活儿干的孩子,身体还不太好。虽说是鹤字科首徒,却这么快十年了一直还在青年队,青年队里的老大哥,极其没有存在感。